新闻是有分量的

“冀派一怪”刘子艺和刘艺子一支画笔绘出一个内画家庭

2018-07-15 17:33栏目:智能汇

在衡水内画界,提起刘子艺、刘艺子父子可谓是家喻户晓,刘氏父子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,分别在上世纪末与本世纪初的中国内画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。

        在衡水内画界,提起刘子艺、刘艺子父子可谓是家喻户晓,刘氏父子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,分别在上世纪末与本世纪初的中国内画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。

        上世纪90年代初,刘氏父子曾在新加坡举办了一场盛况空前内画艺术展,展出的作品不仅吸引了新加坡当地爱好者,更是引得马来西亚的众多艺术爱好者和收藏家前来。展览现场气氛热烈,在开幕前的观摩晚宴上,父子俩八成以上的作品即已售出。这是怎样的一对艺术父子?他们的内画作品为何受到如此狂热的追捧?带着这样的疑问,记者叩响了刘艺子的门扉,近距离接触这位内画艺术家,听他回忆当年父亲学习创作的点点滴滴。

        父亲刘子艺,成名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以其独具个性的画风著称于世,有“冀派一怪”之誉,虽然他2001年就已经去世,但国内外收藏界对其艺术评价依然很高,其作品始终是竞相追逐的精品。他的儿子刘艺子是当代新内画的领军人物,以倡导内画的艺术化为己任,赋予了传统内画以崭新的精神风貌和时代气息。如今,细细观赏这对父子的内画艺术作品,不难发现它们之间既有密不可分的联系,又有着绝然不同的艺术观念与追求。

        纵观刘子艺早期的内画作品,多以连环画与古画谱为蓝本,任伯年的艺术对他影响很大,人物、花卉、走兽皆有涉猎,其中尤以人物画成就最大。他笔下的人物,不论多么细小,总能将对象的个性特征刻画得精细入微,生动自然。无论低吟浅唱的白居易,还是桀骜不驯、自由洒脱的李白,他皆能把诗人的个性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。“这些作品可以说是我父亲心性的一个写照,借古人舒己怀,所以在其作品的背后总能够看到他独特的身影,这就是艺术个性化的魅力,在个性独特方面我不如他”。对父亲的艺术,刘艺子的言谈中更多的是敬仰。

        刘艺子说,父亲刘子艺从年幼时就爱好画画。高中毕业后,他就到北京做了一名工人,因其美术与书法出众,成为单位的宣传干部,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下放回家务农,他不仅种过地,也做过业务员,还是本县的文艺骨干,这些多彩的人生阅历使他见多识广,积累了丰富的生活感受,而这些也都潜移默化地融入到他以后的艺术创作中。“父亲酷爱画画,年轻时画宣传画、漫画及插图,还搞过雕塑,并画过大量农村生活的速写,那时出于政治运动的需要不可能专擅一门艺术。”回忆父亲当年的绘画创作经历,刘艺子的嘴角含着笑,“父亲常说那会儿他最开心的就是收到稿费,因为那意味着他又有绘画作品被报刊发表了!”也正是得益于多年的绘画积累,刘子艺在绘画上的造诣在从师内画大师王习三后日渐凸显,从而在众多学艺者中脱颖而出,并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内画风格。

方寸之间乾坤尽现,刘子艺用独特的手法开创了内画个性化的“新空间”。

       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一个偶然的机会,刘子艺投师王习三,开始专业学习内画创作。“我父亲学内画时,缺少专业的鼻烟壶坯,多数是在玻璃药瓶内作画,作画前要自己打磨药瓶的内部,待其呈现磨砂状后再勾勒绘制。”刘艺子说。虽然内画初学很难上手,但是刘子艺却兴趣盎然,十分勤奋刻苦,经常一坐就是一个半天。玲珑的雪景、惟妙惟肖的人物……一个个独特的形象在这毫无规格的药瓶中得以完美地展现,这让当时年幼的刘艺子深受触动,“方寸之间绘就大千世界,想不到,这个小东西还有这么大的魅力”。

        “内画创作如同水墨画一样,讲究气韵生动,用笔要气势连贯,不能打草稿,同时还考验创作者的逆向思维能力,有时它和外画恰恰相反,例如画人物,起笔从下颌开始,然后往上画。”刘艺子说,父亲着实花了很长时间来适应这种转变,并为此花费了大量的精力。夏日的门洞、冬日的窗台、夜晚的煤油灯陪伴着他孤独练习的身影,度过了数年的寒来暑往。就这样,凭借着自己过硬的绘画基础,以及刻苦的学习态度,刘子艺很快在内画领域开辟出一番天地。有人这样评价他的作品:“意境深远,造型怪异,用笔沉厚、具有金石趣味。”成功的艺术家在于其个性化的艺术特征,大到整体画面的气韵,小到一笔一墨,均能看到作者的影子和气息。刘子艺恰恰做到了这一点。尤其是他在描写古人的同时,还不忘将自己的生活感受巧妙地融入其中,借古融今,让人观之生动而又自然,倍感亲切。”

在衡水内画领域取得了颇高造诣的刘子艺,其作品深受海内外内画爱好者的好评,他本人更是被誉为“冀派一怪”。

        内画开启两代人对艺术的追求,代表了两代人迥异的历史文化。